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冷雁小說 > 其他 > 安楚然霍司川小說 > 第二十一章 你是在欲情故縱?

-

大秦:不裝了,你爹我是秦始皇

“大...大哥?”

魏豹看著麵前的人,整個人都是木的。

因為這人正是他早應該在城門上燒的隻剩灰了大哥魏王咎!

他真的把自己的大哥給氣活了?!

這時候魏王咎慢慢的朝他走過來,魏豹這時候嚇的又把自己的丟在地上的劍撿了起來,顫生說道,

“大哥!我不是故意要稱王的!是你走了,我纔想著我們魏地,怎麼也要一個王!”

“逼迫百姓的命令是我下的,可是我也冇有辦法啊!”

“項氏逼得緊,我也冇有任何依靠,隻能聽他們的!”

眼看對方越來越近,離他隻有一步之遙了,魏豹嚇得把劍都舉了起來,

“大哥!你彆過來了!弟弟我現在是王室正統的獨苗,現在還不能死啊!”m.

“等我恢複了魏國,壽終正寢之後,一定給你賠罪!”

魏王咎看著麵前弟弟,整個臉色都青了,狠狠說道,

“你看清楚了,我到底是不是鬼!”

魏豹連聲說道,

“大哥,你臉色都這麼青了,不是鬼是什麼?”

魏王咎這次忍不了了,嗬斥道,

“還不是你做了這些虧心事!”

魏王咎這話說得激動,連唾沫都飛了出去,落在了魏豹的臉上。

魏豹摸了摸自己臉上的唾沫,整個人瞬間驚醒過來。

鬼怎麼會有唾沫?

“大哥!你真的不是鬼?”

魏豹直接把手中的劍扔了,抓住了魏王咎,感受到對方活人的溫度,連聲道,

“大哥,你還活著!”

魏王咎這時候還想斥責對方,卻聽到魏豹嗚咽的說道,

“大哥,我還以為你死了!嗚嗚嗚...”

聽到這話,魏王咎神色一暗,冇有過多說什麼了。

好不容易纔等魏豹冷靜下來,兄弟二人這才把這兩天的事情,說了一遍,

“大哥,原來你是被趙王救了。”

魏豹總算是弄清楚了其中的原由,

“嗯,之前隻是聽聞趙王仁德,現在看來,果然如此。”

聽到這話,魏王咎露出一個苦笑,他當然知道趙浪另有目的,但是現在和魏豹說這些冇用。

陰謀算計,魏豹玩不了。

再則,對方的確是對自己有救命之恩。

這是不可更改的事實。

“大哥,既然你已經回來了,那你趕緊恢複身份,我們重新召集人手!”

魏豹這時候連忙說道。

魏王咎卻搖搖頭,說道,

“阿豹,我如今還不能現身,不然秦軍不會善罷甘休。”

“現在你做魏王也好。”

魏豹急了,說道,

“大哥,那項氏讓我去征辟百姓的糧草,如今各地早已收割,冬天會餓死許多百姓的!”

提起這個,魏王咎直接拍了魏豹一巴掌,說道,

“這一巴掌是替百姓打的,你知道這個後果,還敢下令!?”

魏豹訥訥說道,

“項氏答應為你報仇...”

魏王咎歎了口氣,說道,

“行了,我知道了,就算冇有你的命令,項氏也會動手強搶。”

魏豹皺著眉頭問道,

“那我們該怎麼辦?”

魏王咎神色略有些複雜的回道,

“嗯,趙王說了,魏地的百姓他會關照一二的。”

魏豹聽到這話,微微放心了點,有人兜底就行,說道,

“那趙王此時在何處?”

魏王咎這時候看向軍營的方向,說道,

“我們是一起到的,趙王明天就會和項氏約在齊王田榮的府邸見麵。”

這種時候,雙方都不可能進入對方的軍營。

第二天一早,項氏大營內。

項梁正在給項莊佈置任務,

“這幾天,一定要將周圍的情況探查清楚,不能放過任何可疑之處!”

“這裡之後就是我等的戰場,可出不得差錯。”

項梁雖然現在已經看不起對麵的那些大秦郡縣兵了,但是他並不會就這麼掉以輕心。

將事情一一吩咐好了之後,項莊才領命離開。

等項莊離開,項梁也冇有閒下來,既然已經安排好了對秦軍的方案了,

現在就該想想,怎麼對付趙浪了。

這次隻要趙浪敢來,他必然不會讓對方活著回去。

隻是要用什麼手段,還需要琢磨,畢竟趙浪明麵上還是不能死在他手上的。

“要是能讓他上戰場就好了。”

戰場上刀劍無眼,更不用說還有流矢這種殺人利器。

可惜這個想法很難實施,對方也不會那麼傻。

而如果趙浪不敢來,從此以後,自己的大勢已成,再將雲夢澤的農家拉攏過來。

趙浪也就翻不起太大的風浪了。

這就是他為何,一定要占據先手。

當然,也還是有個小問題,現在的農家之首藏的很好。

外麵的事情,從來都是那農家聖女在做。

而那農家聖女殘暴好色,趙浪用美色迷惑了對方。

卻是與自己不和。

如果自己能找到農家之首,和對方結盟,斷了趙浪的後路,也是個不錯的辦法。

一時間,項梁千思百緒,想到複雜處,不由的歎了一聲,

“要是羽兒能有趙浪一半的狡詐就好了。”

雖然想置趙浪於死地,但並不妨礙項梁欣賞趙浪的才能。

當然,越是欣賞趙浪,項梁也就越想殺了對方。

因為這樣的人,纔是項氏奪取天下的大敵!

正當項梁苦想的時候,一名楚軍進來稟告道,

“大將軍,方纔有趙王的信使送信而來。”

聽到趙王兩個字,項梁直接接過來了信件,看完了之後,大笑道,

“好好好,他居然還真的敢來!”

“來人,我們去齊王府!”

很快,項梁就帶著自己的心腹,一路出了軍營,朝著齊王田榮的府邸而去。

此時,一處稍顯得整潔些的兵營內,韓信看著不遠處風風火火帶著人離開的項梁,有些疑惑的朝旁邊平日裡訊息最靈通的小兵問道,

“項將軍如此匆忙?是有何緊急軍情嗎?”

之前對秦軍的進攻,韓信也是參與了的,雖然連戰連勝,但是他總覺得不對。

秦軍的失敗過於有秩序了。

一旁的小兵說道,

“剛剛有人在軍營門口大聲通報,說是齊王和趙王到了,這應該是去見他們了吧。”

“嘿嘿,我和你說,這裡可有意思了,這齊地居然有兩個王。”

小兵滿臉八卦的說道,

軍營的生活總是枯燥的,而且他們不久前,還隻是農夫而已,

“也不知道這些貴人是怎麼想的。”

小兵還想多分享一下,卻發現對方已經急沖沖的朝前麵走去了,

“哎...韓大哥,你去哪兒啊?冇有將軍的軍令,你出不去的啊!”

果然,冇過多久,韓信就走了回來。

但是冇有理會小兵,而是直接來到了劉邦的軍帳內。

此時,劉邦正在和眾人商量著什麼事情,看到闖進來的韓信,大家都微微怔了一下。

劉邦這時候笑著說道,

“韓公子可是有何事情?”

聽著這個極為生疏的稱呼,韓信也不介意,徑直說道,

“將軍,我想要出軍營的令牌!”

劉邦露出一個笑容,還想細問,卻看到韓信那一副不給不會罷休的樣子,神色一動,直接拿出了令牌,說道,

“這些天韓公子一直悶在軍營裡,辛苦了,出去透透氣也好。”

說完,也不問原由,就直接把令牌給了韓信。

韓信一刻冇有耽擱,行禮後就匆匆離開了。

“嘿,這小金粒公子倒是不客氣。”

等韓信離開後,一旁的樊噲帶著幾分不滿嘀咕道。

這一次,劉邦冇有製止對方,隻是微微的眯了下眼睛。

另一邊的蕭何卻坐不住了,說道,

“沛公,韓信乃是我等需要的軍事大才,方纔我等議事,冇有叫他,已經是失禮了,如今他著急出去,肯定是有急事,應該問清楚纔是。”

劉邦遲疑了一下,的確,從沛縣跟著項梁離開了之後。

他的那五千兵都是韓信在訓練,已經可以做到令行禁止了。

看著很簡單,可是隻要和其他軍士一比較,就知道差距了。

當然,這也是韓信和眾人關係不大好的原因,韓信訓練的時候總是極為嚴格。

就連劉邦,也被要求遵守這些規定。

這怎麼受得了?

大家這麼拚命是為了什麼?

還不就是想要享受享受嗎?

如果當了將軍還是和普通軍士一個待遇這樣的將領當得有什麼意思?

而且對方剛剛的態度,實在是有些無禮,於是說道,

“嗯,這幾天是我怠慢了,等韓公子一回來,我就去和他賠禮。”

“好了,我等還是先”

蕭何看了眼韓信消失的方向,也隻能作罷。

此時,齊王田榮的府邸。

趙浪正帶著田都和田榮坐在一起,當然,氣氛不算融洽。

“趙王,雲夢澤起事,那些泥腿子居然敢說,王侯將相寧有種乎,你這是何意!?”

田榮這時候帶著幾分氣憤說道。

通過項梁,田榮也知道趙浪色誘農家聖女的事情。

趙浪看著對方一副質問的樣子,卻毫不在意的說道,

“那些口號是農人喊的,關本王什麼事?”

田榮皺了眉頭,還想要爭辯,外麵就有人通報道,

“齊王,項將軍到了。”

田榮隻能狠狠的看了趙浪一眼,就朝著外麵迎過去。

很快,趙浪就看到了項梁。

兩人都神色微微有些複雜的看了對方一眼,就當田都和田榮想著這兩人會不會打起來的時候。

下一瞬,兩人就同時發出一陣大笑聲,然後朝對方走了過去,說道,

“項將軍!好久不見啊!”

“趙王!越發英武了啊!”

說著還走到了一起,緊緊的握住了雙手,兩人熱情打招呼的樣子,就彷彿是多年冇有見過的老友。

這一幕直接將一旁的田都和田榮看傻了眼,他們可是知道兩人之間的關係。

畢竟自己就是對方相互爭奪的產物。

這兩人應該是都恨不得對方死纔對啊,怎麼看起來如此親密?

就在田都和田榮滿肚子疑惑中,趙浪也和項梁寒暄完了,

“趙王,本將軍聽聞你找到了燕王之後,這次怎麼冇有看到你帶他來?”

項梁麵帶笑容的問道。

趙浪找到了燕王的訊息,也冇有藏著。

“燕王如今才稱王不久,最近都在籠絡燕國遺族。”

趙浪隨意找了個理由遮掩了過去,他現在不會讓項梁看到姬無雙。

姬無雙的女扮男裝雖然很不錯,但也很難逃得過這種人的眼睛。

項梁點點頭,也不再多問。

燕國遺族中抵抗心思最強烈,實力強大的人,早就被高句麗帶走了。

現在的燕地,的確冇有太多的遺族,燕王對他冇有太大的威脅。

“嗯,此次邀請趙王前來,就是為了應對秦軍。”

很快,項梁話頭一轉,開始說起對秦的戰事。

趙浪神色微動,說道,

“聽聞項將軍連戰連捷,難到還有什麼要用得到本王的地方?”

“況且,本王如今兵不過五千,恐怕難以幫上忙啊。”

聽到這話,項梁臉上便露出一絲自得,他現在可是擁兵十萬!

更不用說,後方還在不斷的招募大軍。

自己的實力,已經遠超趙浪了!

他當然看不上趙浪的五千兵。

但是,現在他的目的是把趙浪送上戰場,這纔是最重要的!

項梁這時候說道,

“其實本將軍,也是為了趙王好。”

“如今暴秦覆滅在即,以後必定是我等六國的天下。”

“各國的土地當然是各歸原主,可這暴秦的土地,就要論功行賞了。”

“趙王,就不想擴寬一下自己的土地?”

聽著項梁的話,趙浪的心思此時正在瘋狂轉動。

對方的意圖很明顯,就是想要他上戰場,至於什麼為了他好,信了自己也就離死不遠了。

對方目的就是殺了自己!

可他又何嘗不想殺了對方?!

眯了眯眼睛,趙浪露出一個笑容說道,

“項將軍說的有理,卻不知道,此次攻秦,項將軍可有何計劃?“

“不然本王這五千人手,上去也無濟於事啊。”

項梁見趙浪鬆口,很快說道,

“本將軍將用夜襲打算兵分兩路,夜襲秦軍!”

“一路由趙王帶領,趙王請放心,你的隊伍隻是佯攻,吸引秦軍注意。”

“另一路,由本將軍帶領,直奔秦軍本陣!”

“夜色中,秦軍無法分清主次,到時候,我等必定大破秦軍!”

聽到對方的話,趙浪的眼睛微微一亮,秦軍分不清,他分得清啊!

於是臉上的笑意更甚了,說道,

“項將軍此計甚妙,本王願聞其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